語言挑戰:洛賓欣德洛彭語言嘅特色(Part 2)

由Ken Ho撰寫

起呢個文章系列「語言挑戰」嘅Part One,我哋就已經討論咗我哋個語言項目(Language Project)嘅目的,同埋呢個三個月嘅語言挑戰起當中嘅角色。 總括嚟講,呢個挑戰係用嚟實現我哋之前透過荷蘭媒體向大家許下嘅承諾,亦即係學習並推廣不同嘅弗里斯蘭語言(Frisian Languages)。想睇番Part One嘅朋友,可以按這裡。 起Part Two,我會想講更多有關於洛賓欣德洛彭語言(Hindeloopers) 嘅特色,同埋點解我哋個語言項目會特別關注唔同嘅弗里斯蘭嘅細小語言。起第三part(請按這裡),我哋會講今次語言挑戰嘅另一個語言, 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 (Schiermonnikoogs)。

洛賓欣德洛彭語言(Hindeloopers)究竟係邊度講架?

要先講某個語言嘅特色,就先必須知道各個語言究竟係邊度有人講。洛賓欣德洛彭語言(Hindeloopers)其實就係一個起一個叫洛賓欣德洛彭嘅城鎮(Hindeloopen)講嘅語言。

洛賓欣德洛彭城鎮(Hindeloopen) 係一個位於荷蘭弗里斯蘭省(Provincie Fryslân)西南邊嘅城鎮。洛賓欣德洛彭城鎮緊貼在旁嘅愛塞湖(Ijsselmeer)。根據起二零一六年一日一日做嘅調查,起該城鎮一共住咗八百七十人。從人數方面嚟睇,洛賓欣德洛彭城鎮係弗里斯蘭省裏面第二細嘅城鎮(注:斯洛滕城鎮(Sloten)係起弗里斯蘭省最細嘅城鎮)。

起洛賓欣德洛彭城鎮居住嘅人一直都係透過船務同荷蘭南下嘅城鎮(例如阿姆斯特丹城鎮)做生意嘅。因此,佢哋同本身屬於嘅弗里斯蘭省大陸上嘅其他城鎮反而冇乜接觸。作為弗里斯蘭省十一個城鎮嘅其中之一(The eleven Frisian cities),洛賓欣德洛彭城鎮最為人出名的就係民族服裝和雕塑。夏天嘅時候亦都會有好多遊客到果度玩帆船。原因係,果度有個好大嘅港口,可以比遊客停泊佢哋嘅遊艇。

(注:想知道有關洛賓欣德洛彭城鎮(Hindeloopen)更多嘅資料,請按這裡。)

洛賓欣德洛彭語言(Hindeloopers)嘅研究價值係邊到?

講到呢一刻,大家可能諗到嘅問題就係,點解我哋個語言項目要關注呢個現今只有咁少人會講嘅一個語言呢?畢竟,可以起生活上用到呢個語言嘅機會可謂非常之低。

不過,至於我哋呢個網誌嘅其他文章有講到,我哋唔認為講某個語言嘅人數會決定到該語言值得學習嘅價值(請按這裡)。我哋認為一個語言嘅價值應該根據其發音,詞彙,常用嘅彥語和其他語言特徵嚟判斷。

而喺呢方面,洛賓欣德洛彭語言就正正係一個非常珍貴嘅弗里斯蘭語言。

首先,好多舊弗里斯蘭語(Old Frisian)所包含嘅發音(pronunciation)同埋詞彙(vocabulary)都可以起洛賓欣德洛彭語言搵得返。這方面就證明咗佢係一個非常傳統嘅語言(conservative language)。相比起其他弗里斯蘭語言,洛賓欣德洛彭語言顯得更加傳統嘅原因,就在於當地人嘅生活習慣。原來,由於當地人經常透過須德海(Zuiderzee)同南下嘅荷蘭城鎮(例如阿姆斯特丹城鎮Amsterdam)就海上貿易,所以佢哋同自己弗里斯蘭大陸其他相近嘅城鎮都冇乜接觸。相反,由於南下城鎮說荷蘭語嘅人都唔明白佢哋洛賓欣德洛彭人所說嘅語言,因此洛賓欣德洛彭語就變成咗一種係佢哋之間講嘅「秘密語言(secret language)」。

相反,我哋可以見到,起洛賓欣德洛彭城鎮(Hindeloopen)旁邊嘅斯塔福倫城鎮(stavoren)和莫維林城鎮(Molkwerum)說嘅弗里斯蘭語言都相繼起上兩個世紀末(19世紀)消失殆盡。起呢一刻斯塔福倫城鎮(stavoren)和莫維林城鎮(Molkwerum)所說嘅語言,都不過係有弗里斯蘭成份嘅荷蘭語言(Hollandic languages with Frisian substrate)。透過以前研究語言嘅人寫下嘅紀錄,我哋可以見到現今嘅洛賓欣德洛彭語言(HIndeloopers)係非常接近上述兩個城鎮以前嘅弗里斯蘭語言嘅。因此,洛賓欣德洛彭語言給予我哋睇番幾個世紀前鄰近城市嘅語言情況(linguistic environment)嘅途徑,令我哋更加有效重建已經死亡嘅弗里斯蘭語言(Language Reconstruction)。

作為起荷蘭一個最古舊嘅弗里斯蘭語言,洛賓欣德洛彭語言(Hindeloopers)對我哋嘅語言項目係非常重要嘅。

(注:想知道有關洛賓欣德洛彭語言(Hindeloopers)更多嘅資料,請按這裡。)

三個月學習洛賓欣德洛彭語言(Hindeloopers)嘅挑戰

正如係呢個文章系列「語言挑戰」嘅第一part講到,我嘅語言挑戰就在於起三個月之內(由五月十九日可以計算)成功學成洛賓欣德洛彭語言(Hindeloopers)。我希望透過呢個文章系列嘅第二part,你哋會明白學習呢個語言對個語言項目,同埋對重新發掘舊弗里斯蘭(Old Frisian)嘅重要性。簡單來說,呢個語言係重塑(to reconstruct)舊弗里斯蘭語嘅一個不可或缺嘅拼圖塊片。冇咗呢個最多只有八百七十幾人(根據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統計)講嘅語言,要我哋對弗里斯蘭語嘅語言歷史嘅理解又會變得唔齊全。

起下一part,我會繼續談論我哋今次語言挑戰嘅另一個挑戰嘅語言。呢個語言係斯希蒙尼克奧赫語言 (Schiermonnikoogs),而挑戰者就會係我語言老師Dyami Millarson。(請按這裡去第三par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